欢迎访问BINZZ88必发老虎机客户端网,分享好故事、传递88必发!88必发老虎机客户端网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精选推荐 >

“我死了比活着舒服”,健力宝李经纬如何被搞垮至成为“罪人”(

添加时间:2017-06-04 05:33 编辑:冷蝴蝶
一瓶魔水,廿载豪情,从来中原无敌手 半腹委屈,十年沉默,不向人间叹是非 在近现代商业史上,李经纬和他一手创立的健力宝,绝对称得上是中国式政商博弈的典型悲剧。 这位出现在上个世纪的传奇企业家,在中国的经济舞台风光了整整18年,带领健力宝独步天下,

一瓶魔水,廿载豪情,从来中原无敌手半腹委屈,十年沉默,不向人间叹是非 
在近现代商业史上,李经纬和他一手创立的健力宝,绝对称得上是中国式政商博弈的典型悲剧。
这位出现在上个世纪的传奇企业家,在中国的经济舞台风光了整整18年,带领健力宝独步天下,名扬海内外,在1996年就创造出接近60亿元的年销售额。
巅峰时期,健力宝贡献了三水市近50%的税收。时任市委书记曾说:“三水人每发100元,就有46元来自健力宝。”如果没有健力宝,政府公务员的工资甚至都发不出。
然而,也是这样一位企业家,最终落得的下场竟然是:惨被踢出局,眼睁睁看着公司被贱卖、被糟蹋却无能为力。还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在病床受审、煎熬了余生后离世,病逝前仍身背贪污之罪。他生前对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死了比活着舒服”。

赌局
凡是能迅速杀出商业奇迹的创业者,要么有背景,要么有非凡的胆识和魄力。李经纬属于后者。
1939年,李经纬生于三水市白坭镇,遗腹子,父亲死于战乱,母亲无力抚养,孤独院长大,擦过皮鞋,做过印刷工人,在戏院给有钱人扇过扇子。
没进过一天学堂的他,成年后,凭借自身能力当上了三水县体委副主任,后又被安排到县里的酒厂当厂长。
1983年,在广州出差的李经纬第一次喝到易拉罐装的可口可乐,顿时心生商机。回三水后立刻与广东体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花了3个多月时间,经过130次试验合作研发出一种“能让运动员迅速恢复体力,普通人也能喝”的饮料。
1984年,健力宝诞生,也即后来享誉全球的“东方魔水”。
1984年的健力宝经典白罐包装
李经纬的命运从此也与健力宝紧紧绑在了一起。荣也靠它,辱也缘它。
健力宝之所以能横出空世,归功于李经纬一个跳出常人思维的想法和举动。与秦池酒抢到“梅地亚标王”而一炮成名的手法类似,为了让世人知道健力宝,李经纬将目光瞄准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豪掷25万元赞助了12支国家队。对于当时年产值仅90余万元,纯利润不足5万元的三水酒厂来说,李经纬将相当于酒厂数年利润的钱全部赌到了大洋彼岸。
1984年,健力宝成为中国奥运军团唯一指定饮用饮料
结局当然是他赌赢了。
奥运冠军李宁畅饮健力宝
那一年的奥运会,许海峰、李宁一战封神,女排更是以勇不可挡之势登顶,引发举国沸腾。女排姑娘手中的健力宝引起了媒体关注,日本一篇题为《靠"魔水"快速进击?》的花边新闻随即疯传全球,健力宝一夜成名。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之前,健力宝可谓一无所有,未赚一分钱,甚至连名字、商标都没有完全确定下来。
李经纬是在几天极短的时间内想出了“健力宝”这个品牌名称,又找人设计了一个在当时超凡脱俗的商标,接着是工商注册,找易拉罐包装,所有工作一气呵成。
健力宝商标整体像一个做着屈体收腹姿势的体操或跳水运动员

1984年健力宝销售额345万元
1985年激增至1650万元1986年则飞蹿到1.3亿元,其后更以势不可挡的速度成为“民族饮料第一品牌”。

李经纬对体育营销的运作也更加游刃有余。在1987年广州举办的第六届全运会上,李经纬进一步把他的胆识和强势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争夺赞助资格,可口可乐开出100万元的价码,李经纬则直接拍出了250万元的价码,并另外加赠10万元饮料。
会场当时的盛况是,从工作人员服装到一个小小的垃圾桶,形成一片橙红色的海洋。在“六运会”结束趁热打铁的全国经销商订货会上,两个小时内订货额突破2亿。
健力宝的广告也第一次出现在中央电视台上,李经纬亲自拟定的广告词朗朗上口:“您想身体好,请喝健力宝。”


高潮
1984年接手三水这个仅有几口酒缸的县属企业后,李经纬带领健力宝一路狂飙。1996年年销售额接近60亿元大关,并成为第一批“中国驰名商标”。巅峰时期,健力宝贡献了三水市近50%的税收,占整个三水市工业总产值的45%,时任市委书记曾说:三水人每发100元,就有46元来自健力宝。
当地地方官员们对健力宝的支持也不遗余力,在企业用地划拨及各项优惠政策上都予以倾斜。此时二者的关系如胶似漆。有记者回忆说:“在很多地方活动的仪式上,县委书记、县长坐中间,旁边接着坐的便是李经纬,再下去才轮到政府的其他官员。”
李经纬的经营才能也不断得到体现:
“拉环有奖”的促销创意至今仍然是营销界的经典案例之一。1991年奖品价值100万元,1992年200万元,1993年300万元,1994年800万元;
1993年,策划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畅饮健力宝照片;
1994年,经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将其发现的国际编号为3509号小行星命名为“三水健力宝星”,这是全球第一颗以企业名称命名的星星;
李经纬还是国内企业公共关系第一个实践者,让巴西足球队穿健力宝的球衣参赛;邀请李宁、聂卫平、邓亚萍等或是加入公司、或是任高级顾问;
连宗庆后都坦言,当时推出娃哈哈儿童营养液时,“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词灵感是从健力宝的广告词里偷来的;
1991年,健力宝在纽约设立了办事处,还花了500万美元买下帝国大厦的一整层,全面开启走向世界的目标。当时李经纬告诉美国记者:“在中国,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加起来卖得都没有我多。”

与健力宝强大业绩相对应的,大家公认的,是李经纬性格的强势。公司几乎没有人敢当面和他顶撞。
1997年成为了健力宝的转折点。公司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成为第一批“中国驰名商标”。为了健力宝的发展,李经纬欲图将总部搬到广州市区,这让财政、就业、GDP极度依赖健力宝的当地政府措手不及。政府亲自找到李经纬,要求在当地找个地方建新楼,并承诺给出优惠。不想被李经纬直接拒绝。
当38层高的健力宝大厦在广州落成时,意味着他与广东三水市政府关系公开并且严重恶化。政府表达的观点也颇为明了:“谁让他建大厦了,政府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健力宝在广州建成的大厦。后被拆去“健力宝”三个字。

要知道,在政治序列中,李经纬最高时也不过是副处级,远低于当地一些官员。“世人只知健力宝,不识三水市的尴尬,不是所有权力拥有者都能宽容以待的。”一位李经纬的老部下说。
更何况李经纬还常常只看市场的脸色,各种赞助大把钱却花在三水以外的地方,而且经常“先斩后奏”或根本不“奏”,所得的荣耀也不跟领导分享,这让一些官员颇为不爽。
为了警惕李经纬借开发新产品之名转移资产,三水政府加大了对健力宝资金的掌控,健力宝集团每开发一种新产品都必须通过三水市政府审批,经过政府的财政预算,然后划拨经费;几乎每一个新的招商引资项目,政府都要亲自审批。
向来行事独立的李经纬自然极为反感,双方就此弄僵,唱起对台戏。新项目上,李经纬找的人,政府不同意,政府找的人,李经纬见都不愿见。
人才是李经纬与三水市政府一个更大的冲突所在。虽然健力宝人才极其缺乏,却不能随便引进高水平人才,因为健力宝是国有企业。就如一位高层人士所说:“干部换不下来。”问题的根结仍然在三水政府。
三水市为了完成就业率,历来有一项要求,是健力宝的员工必须保证本地人占到45%的比例。政府在企业安插人事的结果是,裙带关系的三水人成了健力宝的中层骨干。管理的松懈更带来团队的不稳定。
李经纬公开摞下这样一个比喻:“健力宝好比这张桌子,始终有一条腿是行政上级,另一条腿是军心不定、行事涣散的中层,这两条腿很容易垮,我的这点老本也很容易吃光的。”

遭弃
在创立健力宝并执掌它做出突出成就的同时,李经纬心里自始至终都有一个疙瘩。那就是健力宝的身份是国有控股,大股东是三水县政府。李经纬只是企业经营者。健力宝越做越大,利益的交织下矛盾也日渐凸显。
1997年秋,一时风光无二的李经纬开始筹谋健力宝上市,但未被获批。
1998年,李经纬59岁,临近退休。三水区领导开了一个会,李经纬收到消息是:除了主要领导说李经纬可以继续留任外,会场上的其他领导竟然没有一个吭声的。这对李经纬的刺激很大,他想不明白,他作为创始人,呕心沥血、成绩斐然,却为何会受到这样的排挤?于是立刻做出决定——股改上市。
1999年,健力宝集团提出在公司内部实行员工股份合作制的方案,由管理层自筹资金买下三水市政府所持有的股份。李经纬开出的价格是4.5亿元,将在3年内分期付清。三水市政府断然拒绝,理由据称是“风险很大,有用健力宝资金来买健力宝之嫌”。
1999年,三水政府大换届,一些与李经纬有交情的老官员全数退休或换岗,健力宝开始风雨飘摇的日子。加上哇哈哈、乐百氏等的突飞猛进,未能取得新突破的健力宝发展有些乏,营收逐年下滑。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政府决定卖掉健力宝,事实上这一点早已达成共识。
2001年7月,三水市政府为健力宝召开转制工作联席会议,与会的市委市政府官员一一表态,结果90%的人主张卖掉健力宝,但绝不能卖给创业者李经纬。
几经挫折,健力宝被以和李经纬开出4.5亿的同样价格卖给了一个“外来和尚”张海。
张海,初中毕业,自称气功大师。
在签约仪式上,李经纬默默地坐在会场的一角,如同一匹遭弃的战驹,难掩凄凉落寞。第二天,他"含泪仰天,不发一语"的照片出现在国内所有的新闻网站和财经媒体上,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健力宝被强卖现场,李经纬含泪仰天。

签约仪式9天后,李经纬在家中突发脑溢血。自此之后,一病不起。

2002年10月,李经纬被举报,后因为涉嫌贪污而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并被监视居住。而其罪名,先是“涉嫌转移健力宝巨额资产”,后是“涉嫌贪污”。据传,有关部门与李家达成过一个默契,他若“安心”住院,则“双规”不会升级,若四处见人活动,则随时可能遭到起诉。
健力宝三位原副总经理正在接受审理

2011年8月29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广州珠江医院审理了李经纬涉嫌贪污一案。这可能是中国司法史上最特别的一次庭审。李经纬的辩护律师说,这是他从业25年来,第一次遇到在医院里对一个病人进行庭审佛山中院认为李经纬行为已构成贪污罪,一审判决其有期徒刑15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万元。
李经纬在病重期间曾抱怨过,无法理解三水政府为何不将健力宝卖给他。
但同时晚年的他也反思自己当年的行为,表示后悔。一向与经销商有着铁交情的他,却偏偏没有搞好与政府的公关。上市无望,退休在即,个性豪爽而耿直的李经纬又始终没有放下架子,主动与政府部门沟通以缓和关系。

结局
人们不禁想问,健力宝的品牌现在还有吗?当然有。
对于健力宝后来在短期内沉没的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推测是,当时的健力宝实在太“肥大”,太过醒目,李经纬有意将它经营得“苟延残喘”,从而为自己完成股权置换争取时间。
李经纬遭弃后,2004年底,健力宝被张海等人折腾得元气大伤,濒临停产。
2005年,张海锒铛入狱,健力宝被1亿美元卖给了台湾统一集团。
健力宝被“统一”后的全新升级
2006年12月23日,健力宝董事长叶红汉在一次活动上发言时,提到了那个几乎已被人淡忘的名字,“健力宝没有死掉。我觉得主要有几个核心,一个是品牌影响力,还有一支忠诚于健力宝的经销商队伍,以及健力宝对品质的一贯坚持。这三个要素我觉得都是当年健力宝的创始者李经纬先生留下的遗产。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在场坐着全中国最重要的饮料公司巨头们,所有人均不动声色。
2013年4月22日,李经纬病逝,享年74岁。
在生命最后的两个月里,李经纬依然没有停止抽烟,但只是把点燃的烟放在桌上看着它一点点燃尽。他对身后事的唯一一次交代,是有一天突然说,“人总是要死的,我死了比活着舒服”,未了又加一句,“最好能让我睡觉着走。”
李宁参加李经纬追悼会现场落泪。李经纬病重期间,李宁常伴左右,身后事亦由其打点。
按时间算,李经纬辞世前尚在服刑,此次追悼会官方并未参与,主要由家属及其当年的老部下操持。
追悼会上,李经纬的长子致词:“父亲的一生都在登山,攀了一座又一座。即使晚年在轮椅上度日,依然念念不忘攀登他心中的山。人生无常,先父一生的功与过自有公论。
追悼会后,健力宝在酒店宴请各方来宾,每个桌上摆放着两瓶瓶装的橙色健力宝。
这一次,或许是李经纬的名字,最后一次这么密集地出现在公众视线内。
2016年11月,广东健力宝集团以9.5亿元人民币,回购了统一集团手 中持有的“佛山市三水健力宝贸易”100%股权。戏剧性的,“魔水”重回国资。
所谓时也命也,在中国经济野蛮生长的年代,李经纬出其不意创造了奇迹,又因时运和性格铸成了悲剧。一位健力宝案的直接当事人曾说,李经纬有上中下三个命运:要么走掉,要么死掉,要么受刑。
吴晓波在《大败局2》中对健力宝的故事这样评价:
在2000年前后的中国国有企业产权变革大潮中,健力宝案可谓一个经典的范例。在处置国有企业产权的时候,握有生杀大权的地方政府出手对经营层的极端不信任,转而试图从外部寻找产权改造路径,国有资产成为跨国公司和资本经营者们争相追逐的猎物。在这个过程中,对现有经营层的无情排斥,与对外来力量的盲目信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个案例中,所有你能够想象得到的商业戏剧性——神话、欲望、博弈、阴谋、报应、轮回都一一上演了。它充满了那么多的偶然性,却又仿佛滑行在一条必然的悲剧之轨上。
健力宝怀旧广告《80后的童年记忆》
- END -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推荐邦哥的好朋友“毒舌科技”, ID:dushekeji
    [阅读过本文的朋友还对下面精选推荐文章感兴趣]
    热门文章
    Tags标签: 创业邦杂志 | ichuangyeban |